现实主义创作的感悟——我的艺术创作观

发布时间:2015-03-19 浏览量:749

  中国画坛在上个世纪80年代,美术新潮涌动,各种流派粉墨登场,以西方现代派为参照系,同西方接轨、追求行为艺术,更有寄希望于发明新的 制作技巧企图一举成名。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然而艺术创作室真诚的,有其鲜明的特色。长期的创作实践证明,只有在自己生活阅历和艺术修养的基础上去建造自己的艺术殿堂,才切实可行。每个艺术家都有他自己的精神热土,都应该有他自己的情绪,都有他自己的美学。作为以个艺术家,应该耐得住必要的寂寞,要在作品中揭示一个自我的本真,这样才能够走向艺术的成功。
  大千世界丰富多彩,采取什么样的审美取向,选择什么样的再现形式,是一个艺术家在创作实践中无法逾越的必经之路。
  恪守现实主义创作原则,坚持现实主义创作方法,是我在几十年的创作实践中始终遵循的基本立场。在现实世界中,在各种艺术流派、风格的争奇斗艳中,现实主义作品一直拥有强大的读者群,并明显的呈现出其主导地位和一定的示范性及巨大的影响力。“三贴近”、关注现实、关注生活,这是我最基本的艺术创作观,指导着我循此途径,一路走来,从无动摇。不惟潮流是从,不趋时尚,不盲目追慕纷纭的风格流派,固守着自己的方寸,以孜孜不倦地精神状态,走向现实生活寻找灵感与激情。因为,意识的生命在于创造。
  绘画是画家心灵的轨迹。
  “美术”不是“丑术”。作为画家的最基本能力,是在习以为常的生活中发现美、创造美。构图、造型、结构、色彩、气势、意境所传递的应该是人情之美,人性之美与自然之美,是人文的自然和和谐,是心灵与客观外物的有感而为。作品所洋溢的信息应该是清新的具备着一种蓬勃的活力。画家在理性的思维中,找寻生活与艺术、表现形式与审美情感之间的链接点。面对漫长的创作过程,画家不再感觉枯燥和单调,其中有的是探寻和创作的心理愉悦,它使画家保持了活跃和机敏的状态,使其对客观事物的审美能力永远处于在一个灵敏的兴奋点。加大“美术”的含量,让作品升华到更高的审美层次,使作品呈现出一种经典性的品质。一件作品所传递的信息,体现着一个画家的根本素质。这里蕴含着画家对生活的理解,并以真实的生活为依托,把握自身感受到的创作冲动,去粗取精,从生活的真实转化为艺术的真实。由于画家个体的审美观、艺术修养、观察方法的不同,面对同一事物,可以产生不同的感觉,会得到不同的领悟,从而产生“美”与“丑”的截然不同的情思。
  在第九届全国美展中获得银奖的作品《瑞雪》便是以现实主义为创作原则,并融入了浪漫主义的创作手法创作的一幅作品。画面中刻画了母女二人在瑞雪飘扬的环境中,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反映了九十年代后期中国农村的巨大变革,农民们在步入小康生活后的那种难以克制的发自内心的幸福喜悦之情,真实的记录了在那个年代所特有的时代特征。这种个性的主观发挥,决定了作品的个性特征,使其不雷同他人。因为地域所形成的特殊的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关系都会在作品中所流露和反映。在技法上以传统的工笔画技法为基本语言方式,不囿于它特定的质地规定性。因为任何一个特定的艺术样式必然要随着时代的推移,更新而发生变化,并且不断丰富着自己的语言构成。所以,你要以新的视觉去观察生活,以新的观念去设定审美方向,以新的形式去结构画面,以新的语言去表现自己的感受。《瑞雪》在表象形式上采用了一系列的新的语言结构。在构图上采用了近景造型,用肖像式半身人物组成画面,突出母女二人的面部表情,使得能够更细致的刻画人物的精神风貌,用局部北京陪衬来烘托渲染环境,构图更加丰满、充实。在雪花的处理上注入新意,强化雪花在运动中的速度感。实践出真知,为了能够充分展示人物的心灵情感,体味现实生活的客观感受。深入生活、感悟民情、发现原始的纯真,是一个艺术家一生的课题。
  两次的西藏之行,使自己找到了传统笔墨创新发展和带有浪漫主义情调的新工笔重彩人物画创作的一条新途径,找到了属于自己创作的语言优势。中国画的发展一直存在着很多的争议,或全面继承传统、或全盘西化、或借鉴西方充实传统。我认为这只是艺术观点的不同,根据审美的个性特点和表达形式个性区别因人而异。作为一个现实主义艺术家,既要继承传统绘画理论及艺术技巧,又要借助西方现代绘画的语言,尤其是素描所提供的丰富真实的直接感受,让作品中的人物形象既不能够完全西化,又要超脱传统的单一平面性,既有厚度又要空灵,使作品既具备当代性,又不失中国画所特有的意味。《纳木湖畔》正式在这种创作美学的基础上完成的具有新的表象意义的作品。该作品一问世,便受到了广泛关注。其构思、构图、人物塑造及细部的主观处理,整体画面的色彩分布,都从一个新的角度、新的视觉观察审视,以新的技法去经营修造,使《纳木湖畔》以新的精神底蕴和表象形式完美的体现了作者的思维方式和个性语言,再现了“物我唯一”的传统思想,是对“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延续,由“物”而“我”而及人性,由人性而发现美,由美再提炼为一种精神、一种品格、一种境界,这正是对艺术、对人生最有意义的追求。
  然而,从传统走向现代的语言转换,是一项既艰难又痛苦的选择,我坚信在生活的点点滴滴中倾注真情,必然会在创作的一笔一墨中得到回报。

 

                                                                                                                                      王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