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 定体例、定规则、定时间 为新中国画院“画像”——《中国画院志》编撰工作座谈会在杭州举行

发布时间:2016-05-09 浏览量:476

 

会议现场

 

  本报讯  李振伟  5月5日,《中国画院志》编撰工作座谈会在浙江杭州举行,座谈会由中国国家画院、浙江省文联、浙江画院联合主办,浙江省文联党组书记、书记处常务书记田宇原,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副院长张晓凌,浙江省文联书记处书记高克明,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胡小罕,浙江画院院长孙永,浙江画院名誉院长潘鸿海,天津画院院长贾广健,山西画院院长王学辉,福建省画院院长郭东健,云南画院院长罗江,安徽省书画院院长刘廷龙,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副院长许俊,上海中国画院副院长谭建军,江苏省书画院副院长高建胜,辽宁画院副院长戴都都,河北画院党委书记李增敏,江苏省国画院常务副院长刘云,湖南省画院副院长魏怀亮,湖北省美术院副院长谢晓红,湖北省国画院副院长刘成春,甘肃画院副院长张兴国,江西书画院副院长帅安,广西书画院副院长林峰;省会城市与地市级画院代表:福州画院院长尉晓榕、广州画院院长方土、武汉画院院长陈勇劲、汕头画院院长王聪、深圳画院副院长杨晓洋、济南画院副院长张辉、石家庄画院院长王稳苓、南京书画院副院长赵震、苏州国画院副院长孙宽、杭州画院常务副院长张子翔、西泠书画院常务副院长王丽芳;中国国家画院董雷、顾平,浙江画院茹峰、袁进华、陈青洋、卫英、王凯、吴扬、余宏达、姚晓冬、吴珍之、林爱国、罗小珊,云南画院彭楹文、邵培德、董雪莹以及北京画院乐祥海、四川诗书画院刘晓英、山东画院樊磊、广东画院卜绍基、石家庄画院孔朋举、贵州画院袁海、成都画院刘亚平、吉林画院李廷先等近百位来自全国各地的画院代表与会,标志着《中国画院志》编撰工作的正式启动。中国国家画院艺术信息中心主任、《中国美术报》执行总编辑王平与浙江画院副院长池沙鸿共同主持会议。

 

杨晓阳、张晓凌、孙永,高克明在会议现场讲话

 

有“史”少“志”不应该

  抚今追昔,历朝历代在中国画传承发展上,“画院”一直功勋卓著,为中国美术事业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而令人遗憾的是,新中国画院的建立已整整过去了一个甲子,时至今日,尚无一部记录中国画院发展历史和现状的权威著作面世,有关千年画院体制的存续发展记载和系统研究著述,始终处于断章式和碎片化的状况。几年前,中国国家画院申请了国家重点项目《中国画院史》,目前已基本编写完成。“史”与“志”二者在性质功能、内容、写法,以及材料来源都不尽相同。《中国画院史》实际是对各个断代的画院志的系统整理,而古代留下来的资料非常少,在考证的过程中发现有很多断代都是空白。现在编撰《中国画院志》可以说是接续了中国国家画院的《中国画院史》的进程,将来会成为中国画院最有意义的、最翔实的资料。


 

会议现场

  近年来,关于画院的存在与体制问题,社会上有不少负面的意见,对此,杨晓阳认为,中国的画院应该有自己明确的主张与明确的任务定位,画院的成长及画院对社会发挥的作用毫无疑问是重要和不可或缺的。诞生于上世纪50年代中期,反对民族虚无主义的背景下的新中国画院,它从成立之初就是以保护民族文化的根脉为己任。张晓凌也感慨,新中国美术史上很多名作归功于画院体制,而这些作品恰恰是中国美术史的主脉,“我们有新中国美术史、绘画史,但没有新中国的画院史。同时,我们是当代的画院,而不是给古人建志,从理论层面上,建议将《中国画院志》更名《新中国画院志》,通过志的编撰,重新梳理新中国画院的体制所彰显出的中国画院的历史主题”。

 

部分与会嘉宾

会议现场

 

  谈到《中国画院志》从历史层面到当下意义的转换,上海中国画院副院长谭建军也讲道:“2003年的画院体制改革,今天回过头来思考一下,效果并不明显。上海中国画院也在回顾60年经历坎坷和波折的发展史,意识到通过一部《中国画院志》对历史的梳理,指明画院发展的正确方向,使之不走弯路”。

编撰工作已有良好基础

  浙江画院院长孙永在会上介绍了浙江画院为了《中国画院志》的编写所做的铺垫工作。早在2010年起始,浙江画院即以其主办的《中国画画刊》杂志为平台,客观、系统地梳理介绍了全国近30家官办画院的发展概况,并曾两次邀请全国各大画院院长进行大规模的学术讨论,还有多次的个别交流。这其中,如中国国家画院、北京画院、广东画院、福建画院等多家画院都做过自身画院的院志编辑工作,这为《中国画院志》编撰打下了良好基础。2015年,为从历史的角度系统全面整理中国画院的源流和生存状态,浙江画院正式向浙江省财政申请立项,提出编撰新中国第一部《中国画院志》,并于今年被浙江省委宣传部列入“浙江省文化精品工程”项目。《中国画院志》编撰委员会由中共浙江省委宣传部、中国国家画院、浙江省文联、浙江画院和全国省市自治区国办画院负责人共同组成。浙江画院负责具体收集整理和编撰工作。《中国画院志》全书拟一套四册,第一册为中国画院的历史沿革,第二、三册为中国省、市、自治区画院分列,第四册为中国地市级重要画院分列。计划3年完成编辑并出版。

一些难题尚需突破

  座谈会上,大家对《中国画院志》编撰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的问题与困难,如:省会城市画院“馆院一体化”现象较普遍,地市画院出现“空壳”现象,民间画院、政协画院的选择和归类,以及编撰资料的体例、规则、时间等,都开诚布公地发表了建设性意见,形成了纪要,统一了认识,明确了目标。

 

 

会议现场

 

  云南画院院长罗江、石家庄画院院长王稳苓等提出了省会城市画院“馆院一体化”现象。济南画院副院长张辉说,济南画院本来是以画院为主、美术馆为辅,美术馆扩建之后,就出现了画院、美术馆两块牌子,因此画院志的编撰过程中面临着如何突出画院主体地位的问题。南京书画院副院长赵震同样提到了类似的问题,由于美术馆会产生很多政绩,画院的创作被压缩现象严重。甘肃画院副院长张兴国与广州画院院长方土在发言中均指出,很多地市的画院比较分散,“空壳”现象较多。山东画院新闻宣传中心副主任樊磊也提到,他们画院于2011年调整之后才成为事业单位。同时,画院编制不全,在编撰过程中的统计征集工作也将会是一个相当大的工程。不仅如此,安徽省书画院院长刘廷龙等提到民间画院、政协画院的选择和归类,王平认为《中国画院志》的编撰需要明确规则,例如公办画院、民办画院有个如何选择的问题。湖北省国画院副院长刘成春则建议要有一个统一的编撰模式,否则大家选取材料的方向会不一致,会给后期的编撰工作带来困难。如果有一个编撰体例,资料收集整理阶段弄得比较清楚,那后期报送材料也会更加明确和准确。孙永表示,作为伴随和见证画院成长的一代画院人,主导出版一部可以载入史册的《中国画院志》,自己责无旁贷,也会义无反顾去做。同时,他认为,《中国画院志》的编撰不仅需要主办方的强力推进,也需要各个地方画院的协力配合,“只要各兄弟画院把自己本分的工作做细、做好,画院志出版的工作就已经完成一大半了。期待两年之后,《中国画院志》在北京召开首发式的同时,能够召开一个盛大的相关的国际学术研讨会,让这一系列活动成为我国画院发展史上的一座里程碑”。

 

分享到: